Current Position: Home > IP News> 10米外擺攤炸魷魚競争 老闆怒告學徒違約

在屏東墾丁大街擺攤賣炸魷魚的王姓男子,與想學炸魷魚技術的阿雄簽約合作一年,供阿雄學習與出攤販售,同時約定阿雄若要設新魷魚攤,須經王男同意。不料,阿雄竟於合約期內自行在王男攤位的斜對面設新魷魚攤。王男怒告阿雄違約求償,一審法官查明阿雄確有違約、違反競業禁止約定,判阿雄須賠六十萬多元違約金給王男。

  • 魷魚料理示意圖。(資料照,記者黃建華攝)

    魷魚料理示意圖。(資料照,記者黃建華攝)

王男表示,阿雄想向他學炸魷魚技術、擺攤謀生,兩人在104年8月初簽合約、約定從同年8月1日合作到105年6月底,在墾丁大街商圈擺攤,他負責提供生財機具;阿雄負責出攤營業。雙方並在104年8月5日簽訂競業禁止合約。

王男主張,為保護其營業秘密,雙方在競業禁止合約中,約定阿雄要新設魷魚攤時須經他的同意,避免市場過度飽和,合約期一年,如毀約或期滿未續約一年內,阿雄不得經營與他公司販賣的相關商品,也不能向他人透露任何廠商資料、進貨成本、材料配方等營業秘密,如毀約要賠償高額違約金。

原告指出,105年4月,被告片面終止合約並在原告攤位的斜對面10米外距離開設另一家炸魷魚攤,販售與原告相同種類的商品,違反競業禁止合約規定。

阿雄辯稱,那次是朋友來不及出攤,他幫忙出攤,攤位不是他的;也對王男如何進貨、醬料如何調配等具體技術都不瞭解,未洩漏原告商業秘密給他人。

台南地院法官根據兩名證人證詞,指出阿雄不只一次開車載新設魷魚攤的貨物到攤位上;阿雄母親也常到新魷魚攤幫忙賣魷魚,顯然阿雄與新魷魚攤有密切關係,不只是一次幫友人出攤而已,阿雄於合約期內在同一商圈經營新魷魚攤,確是違約與違反競業禁止合約規定,據雙方約定的違約金計算方式,判阿雄須賠607,950元給王男,但此案還可上訴二審。

日期:17/4/2018
來源:自由時報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