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Position: Home > IP News> 蕭瑞麟專欄》醫院俱樂部:倫敦文創產業的秘密基地
 

一家隱身在柯芬園的醫院,竟然是倫敦文創人匯聚的俱樂部。(圖片來源/Hospital Club London)

在香港、台北、台中、上海、北京、青島、天津等都市陸續開發了許多文創園區。可是,這些年來這些文創園區卻飽受爭議。批評者認為,這些美其名的「文創」園區其實是「假文創」,底子不過是「販賣公仔」的零售園區。這樣的批評會不會對這些文創園區不夠公允。也許,我們更需要探索的議題是,怎樣才是合乎「真文創」的期待。走訪倫敦一趟,雖然沒有明確答案,卻也找到幾個參考點。

 

●英倫:小國大文創

多數人都認為英國是經濟「大國」。可是,在英國居住過的人大多知道,英國其實是相對的「小國」。英國的正式英文名稱是大不列顛與北愛爾蘭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簡稱為Great Britain,組成主要份子有英格蘭、蘇格蘭與愛爾蘭等三蘭結合而成。英國總人口數是6510萬人,號稱歐洲第三,全球第二十一。1921年是英國的巔峰時期,發展殖民地使英國在葡萄牙與西班牙之後,成為日不落王國,擁有全球22%的土地。

不過,實際上英國是一個中小型國家,扣掉蘇格蘭(540萬人)、威爾斯(300萬人)、北愛爾蘭(186萬人)之後,英格蘭本島約五千多萬人,差不多是南韓的人數。為什麼要扣掉?英國的歷史脈絡中,蘇格蘭不喜歡被英國人管,一直想要獨立;北愛爾蘭認為英國人是入侵者,反抗成為傳統,漸漸演變成南北愛爾蘭融合的局勢;威爾斯也覺得自己是獨立體,雖然沒有辦法脫離英國,但是人在曹營在漢,不覺得自己是「英國人」。所以,「真正的英國」其實只有英格蘭島。

這樣的中小型國家卻以文創產業創造出奇蹟。2014年,英國文創產業的附加總價值 GVA(Gross Value Added)是841億英鎊(新台幣37兆元);輸出金額約198億英鎊(新台幣9兆元)。文創產業佔英國9%的出口額,成長48.9%(2009~2014年)。2015年創造出290萬個工作機會,約占英國9%就業人口。

正當台灣大力催動文創產業而成效有限時,看看英國的經驗也許可以帶來一些新思維。文創應不應該是「產業」?英國政府如何振興文創產業?英國如何解決「假文創」問題(以文創之名,本質卻是零售業)?這次走訪倫敦,發現一處隱身的文創基地:醫院俱樂部(Hospital Club)。

●隱密的文創基地

在倫敦文藝中心柯芬園(Covent Garden)的西邊角落是安黛兒街,坐落著一座低調的建築,門前只有一個字Hospital,還站著一位彪形大漢,更增添幾許神秘的氣氛。仔細去查看,這便是醫院俱樂部,但這個俱樂部卻與醫院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想要了解英國文創卻必須由這個俱樂部著手。

原來,一位英國歌手賺了錢,買下這棟原本是醫院的建築物,改建內裝後用來做為聯誼會所,後來演變成俱樂部會員,也就由原來的影視音產業會員擴大變成文創產業的網絡。第一次拜訪時因為要拜會珍妮・赫爾(Janet Hull),她是英國文創產業協會負責行銷與溝通的主席,也是廣告領域的產業主席。當與她約我到醫院會面時,我以為聽錯了,在醫院談論文創的確很唐突。但是,走進去之後才發現完全不是醫院的概念。大廳具有低調奢華感,更像是私人俱樂部,又像是高級旅館。走進到四樓一眼望去,是時髦的吧台,散落在各處是一群一群的英國文創人,熱鬧無比。

有人在聯誼,有人則是討論正在進行的專案。純白走廊擺著阿根廷畫家的作品,搭電梯上樓也充滿隱形的趣味,若一不小心就錯過了。電梯上寫著:「最高承載上限為九人,或等於5050根香蕉,或等於6666顆雞蛋,或等於2940隻鴿子,或等於88條小口鱈魚。」這是充滿英式的反諷幽默。

樓上是15間客房,用來接待國外文創夥伴來倫敦暫時歇腳的地方。每個房間都由一位藝術家設計,並且展出他們的作品。底樓是藝廊,提供各種策展活動。俱樂部底下還有兩層樓,有錄音間,提供全套錄影設備給音樂人;還有大型攝影棚,任何中小型的電視、電影製作都可以在此完成。BBC等電台更常租用這個場地進行專訪節目,訊號可以直接拉到發射台直播。

醫院俱樂部可以由各種活動企劃到節目製作一手包辦。(圖片來源/Hospital Club London)

我漸漸了解俱樂部的經營模式。這個俱樂部是倫敦文創產業的創意網絡中心。創意總監麥可・伯格(Michael Berg)解釋,文創人在這裡可以認識各領域的人脈。譬如,電影導演就可以來這裡創意性的配樂。這此認識新朋友,連結人脈會找到人才,人才就可以合作,合作就會帶來創作。這也就是俱樂部的模式:連結、合作、創作。

●文創產業評議會

俱樂部與英國文創產業評議會(Creative Industry Council)有密切的合作關係。英國將文創產業範圍視為一個子領域,包括廣告、建築、文化藝術、工藝、設計、時尚、遊戲、出版,數位科技、音樂、電視與電影共十一個領域。英國文創評議會的角色就像是武林盟主,去整合各子領域的評議會,例如設計業就有設計評議會,時尚業就有時尚評議會等。這些評議會的角色是促進各產業的發展,由產業與政府聯合組成,有兩位主席共同領導。官方主席是相應部門的政府高級官員,另一位則是產業共同主席,由產業推舉。

這種做法對台灣來說可能不太熟悉。台灣的運作模式是由官方制定方向,透過財團法人或科研單位研擬政策,再找產業溝通以落實政策,然後由這些政策中介者分播預算給各產業公協會協助執行。英國則是產業直接跟政府溝通,在政策研擬的過程中直接反應業界聲音,讓出爐的政策不會偏離業界的實況。

英國文創評議會的許多會議都在醫院俱樂部舉行。俱樂部內設置各種特色的會議室、交誼室、觀片室、錄音間、攝影棚等。這些設備支持文創人由聯誼、合作到創作的各項活動。醫院俱樂部也協助舉行各類聯誼活動、新產品上市、公司聚會、生日宴會、婚禮、頒奬典禮、節目錄製等活動。醫院俱樂部甚至成為倫敦最佳餐廳之一。這些活動有些是由文創人舉辦,有些則是需要文創人的參與。醫院俱樂部則是提供機會的平台。

雖然成立才九年,醫院俱樂部已經成為文創人的聚集地,是倫敦文創的非正式育成中心。這裡沒有辦公室,也沒有人在裡面「辦公」,但許多文創人會來這裡找機會或吸收養分,然後創作。

醫院俱樂部每一間客房由一位藝術家策展出獨特風格,走廊就是藝廊。(圖片來源/Hospital Club London)

●文創百位名人獎

2015年,醫院俱樂部與英國文創產業評議會合作推出100文創名人奬,每年選出一百位優異的文創人,分別在廣告公關與行銷、藝術設計、廣播媒體、時尚服裝、電影、電玩、音樂、出版與寫作各領域選80位得奬者,再由跨領域選出20位明日之星,加起來一共100位。例如,2015年的得奬者中,廣告名人獎由凱特・特納(Cat Turner)奪得;她幫名時裝設計師Mac Jacobs、Calvin Klein、歌手Lady Gaga企劃社群媒體策略而成名。建築師Thomas Heatherwick是設計類名人奬得主,曾經設計過2012年倫敦奧運聖火、種子聖殿等名作。2016年3月曾受邀到台北展出百餘件作品;2018年Google的未來校園也將由他操刀。

Victoria Jaye是廣播類名人奬得主,她的成就是轉型BBC視頻網,把新舊影視內容巧妙組合,帶給觀眾全新的觀賞體驗。Henry Holland是時尚類名人奬得主,是目前英國炙手可熱的設計明星,善於使用亮片到各種設計中。Elizabeth Karlsen是電影類別名人奬得主,曾經獲得六度奧斯卡獎提名,最近的作品《Carol》探討的是性別衝突與女同志的社會問題。這些得奬人展現英國文創業在全球的雄厚實力。

醫院俱樂部提供各種開會、宴會的場所,是倫敦文創人最愛聚集的場所,也可以參與各種活動的企劃,一展長才。(圖片來源/Hospital Club London)

醫院俱樂部給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在台灣要發展文創,相關機構常常是把文創人集中起來放進育成中心,或是成立「文創園區」。說好聽,是將文創當作產業發展;說白了,是急功近利。結果,文創的能量被引導去設計公仔、玩偶、手工肥皂,而不一定是具有內涵的創作。英國的經驗讓我們體認到,文創源自於自然的社群交流,讓創意有孕育的可能。

志同道合的協作,不一定要建立在商業的利益,而是促成深刻的作品。這些作品源自於感動,結束於感人。因為感動,才會有廣大回應,因為感人,才會有觀眾買票,也才會有財源。寫作的過程要投入足夠的資源與養分,需要千里馬,也需要具有慧眼的伯樂,創作才能順利地產出。醫院俱樂部之所以成功,不是因為它有一棟富麗堂皇的大樓,而是在於能召喚文創社群,形成凝聚力,激發跨界合作的能量,最後促成創作的實踐。或許,這也才是引導文創的領航羅盤。

日期:12/4/2018
來源:中時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