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Position: Home > IP News> 簡單地說,CRISPR專利之爭,張鋒贏了!

根據Broad研究所官網消息,專利審判和上訴委員會(PTAB)宣布,由美國專利與商標局(USPTO)授予Broad研究所的關於CRISPR編輯真核生物基因組的專利,並不干擾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維也納大學的相關專利。

Broad研究所:開香檳慶祝吧!

對於專利局的這一決定,Broad研究所表示認同(估計已經樂瘋了吧!)。這一判決證實了Broad研究所與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各自申請的專利是關於不同的主題,並不衝突。具體來說,Broad研究所和合作者們被授權的專利是關於真核生物細胞(包括人類細胞)的基因組編輯,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合作者申請的專利是關於將CRISPR技術用於到cell-free系統中,並不是涉及真核細胞的基因組編輯。

ADVERTISEMENT

Broad研究所在聲明中稱,CRISPR研究是一個很大的領域,來自世界各地的大量科學家為此做出了貢獻。「我們尊重所有這些科學家的貢獻,包括來自Emmanuelle Charpentier、Jennifer Doudna和她們團隊的工作,以及其他推動這一領域發展的科研人員。」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哼!寶寶不服

對於專利局的這一決定,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也在第一時間發表了新聞稿。文中稱,基於這一判決,Doudna/Charpentier的專利申請將被退回。此前,這一專利是想覆蓋CRISPR-Cas9在所有類型細胞和生物體中的應用,包括細菌、植物、動物和人類。

加州大學和它的共有人堅持認為,在真核細胞中利用CRISPR-Cas9 系統與在其它類型細胞中使用該系統在專利方面不是分開的。因此,他們並不同意PTAB的裁決。他們將考慮所有的可能性推動當前的法律糾紛。該校的相關負責人稱:「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們將仔細考慮所有可能的法律選擇。」

ADVERTISEMENT

Doudna在這篇新聞稿中表示,無論專利糾紛走向如何,她將帶領團隊繼續專注於利用CRISPR/Cas9技術迎接並克服與人類健康、農業和環境息息相關的眾多挑戰。

張鋒率先拿到專利,為何遭「質疑」?

2015年年初,小編編譯了首篇關於這場專利之爭的報導。這篇來自MIT Technology Review的文章詳細描述了這場專利之爭的始末。

CRISPR/Cas是在大多數細菌和古細菌中發現的一種天然免疫系統,可用來對抗入侵的病毒及外源DNA。2012年,Jennifer Doudna 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領導的研究小組發表的一篇關鍵文章中揭示了這一天然免疫系統是如何變成編輯工具的。至少,可以在試管中切割任何的DNA鏈。

ADVERTISEMENT

接下來,科學家需要證明的是這種充滿魔法的編輯工具能否運用到人類細胞的基因組上。2013年1月,哈佛大學的George Church實驗室和Broad研究所的張鋒發表文章證實了上述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Jennifer Doudna在幾周後,也發表了她自己的結果。

隨後,科學家們意識到CRISPR可能將成為一個非常靈活的改寫DNA的工具,並用於治療多種遺傳疾病,如血友病、罕見代謝疾病甚至神經退行性疾病。

2014年4月,張鋒和Broad研究所獲得了CRISPR相關的首個專利。專利權限包括在真核細胞或者任何細胞有細胞核的物種中使用CRISPR。

這項專利一出,引起了很大的震驚。因為,Broad研究所花了額外的費用在不到六個月就得到了專利,並且很少有人知道這項專利的到來。專利超過了1000頁的文件。根據張鋒表示,Jennifer Doudna在她早期專利申請中的預測CRISPR將會對人類細胞有用只是一種猜想;相反地,他是第一個證明CRISPR驚人作用的人。

ADVERTISEMENT

為了證明他是第一個發明者,即第一個在人體細胞中使用CRISPR-Cas的人,張鋒提供了他的實驗室筆記本的快照,表明他在2012年年初就建立並運行了CRISPR-Cas系統。這個時間甚至早於Jennifer Doudna 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發表她們的研究成果以及提交她們自己的專利申請的時間。

「美國的專利是給第一個發明(first invent)的人,而不是給第一個申請專利(first file)的人,你要能提供第一個發明的證據,這是美國審批專利的標準。」張鋒在清華大學演講時曾說。

在MIT Technology Review雜誌2015年的一篇報導中, 全球專利質量中心主任Greg Aharonian表示:「這場戰爭涉及到很多利益和風險。根據現在的first to file規則,專利權屬於第一個遞交專利申請的人。這樣來說,Doudna和Charpentier於2012年5月就遞交了專利申請,比張鋒早7個月,相對更容易獲勝。但是由於這項發明的日期,該案件正按照較老版本的first to file規則進行,即誰能夠證明自己是第一個發明了CRISPR,誰就獲得專利。」

當然,對於張鋒獲得了專利,CRISPR兩位「女神」顯然是不服氣的。不服氣的下一步動作就是啟動專利牴觸程序(interference proceeding)。通過該程序一個發明者可以接手另一個發明者的專利。儘管此前對於雙方誰將獲得這場專利之爭的勝利爭議不斷,不過,現在,結局已定。至少目前,PTAB的判斷是,雙方的專利不衝突。

科研人員別擔心!

2016年5月6日,在線發表在Nature Biotechnology上的一篇文章盤點了近期CRISPR技術相關的十項專利,其中有6項與張鋒相關。

Broad研究所在聲明中表示,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將會有越來越多的機構申請CRISPR相關專利。到今年2月,USPTO已經授予了50項關於CRISPR 和(或)Cas9的專利,其中包括來自Broad研究所、MIT及張鋒教授(張鋒實驗室)附屬機構的14項CRISPR 專利組合。

Broad研究所稱,我們相信,CRISPR將繼續被全球科學界使用,以促進人類對生物學和疾病治療的理解,並幫助開發新一代的療法。

Broad Institute and our partner organizations will continue to work to disseminate and share CRISPR genome editing tools to maximize public benefit, especially by continuing to make this transformative technology freely available to the worldwide academic community and for commercial and human therapeutic research through our inclusive innovation model.

我們的基本原則是推動疾病的理解和治療,Broad研究所和我們的合作夥伴組織將繼續致力於傳播和分享CRISPR基因組編輯工具來實現公共利益的最大化,特別是將繼續讓這一革命性的工具能夠被全球的學術機構免費使用,並將通過我們的創新模型,使這一技術用於商業和人類治療研究。

同時,加州大學也在新聞稿中表示,懷抱著致力於推進基因性和應用性研究發展的初衷,加州大學和維也納大學開放CRISPR相關智慧財產權,允許教育及其它非營利機構將CRISPR應用於教學和研究工作中。

一場有錢途的爭鬥

張鋒、Jennifer Doudna、Emmanuelle Charpentier、George Church等科學家在CRISPR的發現和發展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而這些先驅者除了在研究領域保持領先地位,在商業領域也占得先機。

2016年年初,張鋒與人聯合創辦的Editas Medicine成為首個登陸納斯達克市場的基因編輯股,IPO募資9440萬美元。同年5月,智慧財產權來自Jennifer Doudna的Intellia Therapeutics 也完成了IPO,募得資金1.08億美元。同年10月,Emmanuelle Charpentier與人聯合創辦的CRISPR Therapeutics宣布進行IPO。公司以每股14美元的價格發行400萬股票,募集總金額達5600萬美元。

很明顯,CRISPR技術的快速發展除了為科研人員帶來便利,為攻克難治疾病帶來希望,也為產業界帶來了新的商機。上述三家公司除專注自己的開發外,還與很多製藥巨頭建立了合作,包括諾華、拜耳、Regeneron等。

因此,這場專利之爭的背後是巨大的商業利益。裁決後,Editas Medicine股價大漲20%以上。他們擁有Broad Institute CRISPR專利用於開發疾病療法的獨家使用權,而且去年花費了1100萬美金幫助Broad Institute應對所面臨的法律挑戰。

小編說:

34歲成為MIT史上的最年輕華人終身教授、每年多篇重要學術成果、創辦的Editas Medicine成為首個登陸納斯達克市場的基因編輯股……或許,這樣的人,才是傳說中的「大神」。

日期:12/9/2016
來源:每日頭條